Bright Art School

Bright Art School

Sydney, NSW, Australia

我的儿童美术教学,到底哪里与众不同?

作者:Allen Shi

       

       我们可以看到,越是发达的国家、进步的社会,儿童的早期美术启蒙教育就越被重视。这是因为绘画这种活动在培养儿童的观察、思考、表达、记忆、想象和创造能力等方面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发挥着其他早期兴趣爱好所不可代替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家长朋友们都希望让孩子早点接受艺术启蒙,因此儿童美术培训班里四五岁的孩子越来越多。


       这里谈到的“儿童美术培训班”其实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很多家长只想给孩子找个托管所——有个地方玩。至于学什么,能不能学到东西无所谓。这样的情况,家长和培训班心照不宣、两情相悦、皆大欢喜,自没什么问题;另一种情况是,家长非常重视孩子的早期艺术启蒙,希望机构和老师能够尽可能地提供系统和高质量的美术启蒙教育。近年来,有这种诉求的家长越来越多。


       然而如何上儿童美术课,却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如果像第一种情况,仅仅是哄孩子玩,那相对简单,一般老师都能胜任。而要满足第二种情况则没那么容易了!


       真正的儿童美术教育,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需要以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特点为基本出发点,配合科学、完整的教学计划与手段,循序渐进、因材施教、因势利导——这对美术培训机构和执教老师提出了非常严苛的专业要求。为什么这些年来我的美术教育得到了许许多多学生和家长的认可?今天我想就这个话题来谈谈感受。


1. 我的成长经历和专业背景

       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从事高等美术教育(担任大学讲师)和儿童美术教育工作已超过16个年头,可以说具备了扎实的美术专业功底和丰富的教学经验。既然谈儿童美术教育的话题,我想可以先讲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自打记事起,画画就是我最大的爱好。那时候物质条件还比较匮乏,更谈不上什么科学的“启蒙”。但这不妨碍我对绘画的热爱和发挥:墙上,地上,课本上,书桌上都是我乐于“创作”的地方,课余生活并不丰富,绘画就成了我观察和表达这个世界的工具。还记得意外收获一本“小人书”都能让我如获至宝,整天茶饭不思的为故事画“续集”。加上父母的不断鼓励,我从小便在这样一个自由宽松的氛围中自由创作和发挥。后来有幸遇到一位不错的美术老师,这才开始接受更专业的美术辅导,也更加使我对画画无比痴迷。怀着对绘画的满腔热情以及不懈努力,本科我考入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时的环境下能进入如此“殿堂级”的名校,和来自中国四面八方的学子们共同深造,我感到十分幸运。也让我体会到艺术领域的博大精深,而后继续深造硕士,从事高等美术教育工作,三十几年来投身艺术,用画笔表达自己对大千世界的理解,时至今日每每提笔依旧怀揣着儿时那份单纯美好的心情——因为是我的兴趣使然,因此孜孜不倦,乐在其中。一路走来,我深知自己很幸运,把兴趣变为了专业,也使我更懂得:以兴趣为驱动力对孩子进行美术启蒙,是如此的必要和有效。因为自己的成长经历,我更懂得儿童心理状态与成年人认知所存在的根本差异,因此在课堂上,我从来不急于求成,我始终秉持一个理念:对于美术教育,孩子在哪个阶段就该做哪个阶段的事情,拔苗助长看似“效果显著”,其实那只是成人世界中的自我安慰罢了。


2. 为什么我的课堂采用4人以内的教授课形式?

       这是我从悉尼Bright Art School美术学校创办之初就坚持的基本原则,并根据学生具体情况和需求,采用中/英双语教学。在创办学校之前,我曾在悉尼的几所儿童美术学校有过任教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但足以让我发现其中存在的严重问题。正像前文提到的,在这些课堂上,老师的第一任务是要使家长满意:不管学生会不会画,老师都要保证最后的作品“画面美观”。然而这却给老师出了道难题,孩子绘画水平各异,动辄十几个孩子一起上课,照顾不过来怎么办?——答案是只能牺牲教学质量,搞千篇一律的简单临摹。既然没有时间逐一关注和辅导,那就不做原创,直接看着别的作品“照着画”。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老师本身的水平不够,无法进行原创性的画面辅导,所以只能是让学生“照着画”。这样的教学方法用在儿童美术教育中,无疑是在扼杀孩子最宝贵的想象力与表达欲。


       我决定创办一所自己的美术学校,将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的专业知识和教学理念贯彻其中,真正让学生们终生受益。针对儿童美术教育,每班最多4人的授课形式是我教学理念得以实现的基本保障,保证我有机会照顾到每个孩子,根据他们的特点和基础进行一对一进行启发式教育。


       一些家长朋友问我:那一对一教学岂不是更好吗?其实绘画不同于钢琴、声乐等艺术门类。以我的经验,在儿童启蒙阶段的一对一教学并不是最佳方案。因为孩子不同于成年人,一个人很容易产生厌倦和注意力不集中问题。而在一个小组中学习绘画,兼顾孩子和其他同伴的交流与互动,更有助于他们彼此之间的相互激励和启发,同时还锻炼了孩子与人交流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家长朋友们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孩子在上了幼儿园之后许多方面都进步非常快,原因就是幼儿园有其他的孩子为伴,他们会用独特的交流方式,互相启发,相互促进。


3. 为什么HornsbyBurwood的授课我一直亲力亲为,不多开分校多聘老师呢?

       我们经常看到连锁的儿童培训机构,比如英语、算数、跆拳道等。一些家长有这样的疑问:是不是越大的培训机构就越好呢?作为儿童美术教育来说,答案是不一定!我们都有一个常识,机构越大产品或服务就越标准化。但日本儿童美术教育家鸟居昭美说:孩子的画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听的。是的,因为儿童美术启蒙更多的是关于倾听,关于启发,然后才是有的放矢的引导。试想这种个性化极强的过程,想做到统一标准和质量谈何容易?!因此在目前阶段,我在Bright Art School的课堂上都是亲力亲为。当然我也在总结、提炼,希望有朝一日把这些教育经验提炼成易于传授的方法论。到那时,我一定会开办更多的分校来方便家长和学生,但这个过程一定是缓慢和循序渐进的,因为放在我首要考量因素的是保证质量,否则就是误人子弟!


4. 说了这么多,下面我来举些例子吧。

       每每翻看这几年收藏的上千幅儿童美术作品时,我都会觉得这些孩子的作品妙趣横生,处处充满了“童趣”,也十分想跟大家分享。这里就举个长颈鹿主题的例子吧。长颈鹿在我们成年人的脑海里,始终是那个比例失调、行动缓慢,连低头都“费劲”的形象。但通过我在课堂的引导和启发,每个孩子都对自己心目中的长颈鹿做了个性化的诠释与表达,十分有趣。一个个形象生动、特征明显却又独具个性的长颈鹿跃然纸上!

△ Bella (4岁原创作品)

△ Tara (5岁原创作品)

△ Jerry (8岁原创作品)

5. 我的美术课堂内容丰富多彩,可以让孩子们尽可能多的接触到各类创作方式,丰富他们的想象空间。

       除了创作内容的个性化之外,创作媒介的多样性也是我课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彩铅画、蜡笔画、水彩画、丙烯画、油画、手工泥塑、手工剪纸等等。到了一定年龄段的学生还可以接触到更专业的学习内容,如专业素描、水彩,油画等绘画种类及技巧。不仅如此,我还为年龄大些的孩子和专业类学生开设了各种主题的专业设计课程。如设计基础、图案设计、Textile Design等等。


       精心设置的教学内容,专业的教学方法,以及丰富的教学经验,使得每一位跟我学习的学生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Tara小朋友已经跟着我学习了4年时间,看着她不断地成长和进步,从刚开始的拘谨和不自信,到现在艺术思维非常活跃,画起画来思如泉涌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她活跃的创造力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她会用我在课堂上传授的美术知识、绘画方法在课下变成各种形式的艺术小实验,从而进一步理解美和创造美。Tara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大家庭,所以她的画也会时常体现出家的主题,表达家的温暖和爱心。


       与Tara不同的是,Lara是一名高中生,为了提高专业的素描绘画水平,她跟我学习了2个学期,素描基本功大幅度提高。由起初刚来时只能画一些简单的东西,到现在已经可以画非常复杂和高难度的物体。在学习之前,她从没接触过色彩的画面。经过我的细心辅导之后,Lara已经可以把水粉画画的有声有色,很难想象这是只学了2个学期就达到的水平。

△ Lara (17岁素描写生作品)

△ Lara (17岁水粉写生作品)

6. 写在最后

      文章的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2019年起,NSW州政府开启了Creative Kids计划,4.5至18岁的孩子们每年都可以从政府申领$100澳币的学费资助!Bright Art School已通过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评估,成为了正式注册的NSW Creative Kids Provider。了解详情



欢迎关注学校微信公众号:BrightArtSchool